黄子韬表白周杰伦:伊朗最高领袖:伊朗永远不会单独与美国举行会谈

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14日 09:50 编辑:丁琼
第三,改革开放时代的中国民族国家建构,理应在遏制新自由主义之全球扩张、承担应有人类责任方面产生积极作为与影响。新自由主义的持续推进,是近几十年全球范围内民族宗教矛盾冲突频发、恐怖主义多发的最重要原因,甚至有可能带来世界秩序的新的动荡与灾难。中国道路显然不能从属于新自由主义的全球空间,而应当在克服资本逻辑、实现社会的公正正义、推进人的全面发展方面形成实质性作为。中国走的是和平主义的现代发展道路,因此,对外不称霸,推进世界各民族的共同发展,共襄人类进步、和平与文明事业,对内尊重各民族的差异与多样性,促进各民族共同发展,乃中华多民族国家建设的内在要求。多民族国家的建构绝非国家主义,更不是强国家主义或帝国主义,对此应有清醒的意识。合理的理解是,中国道路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,直接意味着通过中国民族性方式所显现的人类解放道路。吉林战胜新疆

约翰逊胜选演说

淄博中小学停课

浪迹情感被封号

责任编辑:丁琼

热图点击